打铁有三道重要工序:生火、淬火、调口。赵松_ebet官网
Http://www.hanggao.net联系我们网站地图
热点内容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媒体追踪 → 媒体报导

打铁有三道重要工序:生火、淬火、调口。赵松


发布时间:2017-11-07 22:09   阅读次数:

  俗话说世上有三苦:撑船、打铁、磨豆腐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打铁这门古老的手艺已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。然而,在四川广旺能源集团赵家坝矿,机电队金工组(金属加工班组)铁匠赵松林已经干了31个年头。

  喧嚣中的自豪

  1986年,18岁的赵松林成为一名矿工。

  “本以为会下井挖煤,可领导看我长得瘦小,莱西新闻热线,就叫我跟着师傅学打铁。”赵松林回忆,“当时,打铁、挖煤都辛苦,可自己仔细一想,这可是技术活,以后吃香着哩!”

  上世纪80年代,机加工企业很少,加工矿用机构件的企业就更少,所以很多煤矿都有自己的打铁车间。当时,赵家坝矿的铸造(打铁)车间里有1个断钎机、3盘火炉、2台气锤以及9名铁匠。

  矿上生产所需的道钉、厢刀、二锤、道锤、螺杆、螺帽、碰头销等都是铁匠们一锤一锤敲打出来的。

  “每天,车间里都堆了各种各样的铁件,3个火炉从早到晚都烧得旺旺的,气锤也不停敲击着,除了中午吃饭,难得停下来。碰头销、道钉这些小件,每隔几天就有两三箩筐抬去库房。”赵松林自豪地说。

  说起打铁,赵松林滔滔不绝:“手工打铁要经过选料、入炉、煅烧、锤打、定形、淬火、成品几个环节,首先是原铁的质量要好,淬火工艺则是整个流程的关键……”

  有一年,矿上加工直径30毫米的螺纹钢,每一根都要弯成20~30度角。时间紧、任务重,一周下来,赵松林的食指就再也伸不直了。

  打铁光会抡锤敲可不行,还需要默契配合,才能在适当的火候下打出优质的铁件。掌火的师傅持火钳拿小锤,敲打砧镦的不同部位,不同次数的“点子”指挥着赵松林的下一步动作。两人不用语言交流,也能配合无间。

  沉寂中的坚守

  “手工打铁是个又苦又累的体力活,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学这门手艺了。”赵松林说,不管怎样他都要站好“铁匠”最后一班岗。

  2014年,该矿上综采,要修建一个集检修、安装为一体的演练场。赵松林所在的打铁车间也就在那个时候被拆除。此后,赵松林被安排到机电队金工组做后勤。

  没有了火红的炉火,没有了叮当的敲打声,一种失落感盈满赵松林的心头。

  好在这种境况很快改变了。

  没有了打铁加工,要用一些难以加工的铁件就成了难题。于是,矿上在锅炉房的一个角落重新配置了一套打铁工器具。一个火炉、一个工具箱、一个有30多年历史的砧镦、一个电鼓风机,再加上铁匠赵松林就组成了现如今的打铁房。

  “虽然打铁房简易,但这只属于我一个人,还是很激动。”赵松林又找回了久违的打铁感觉。

  现在,不用每天烧火炉,只是每周二、五,加工修理钢钎和少量机配件。

  到了日子,无论有人没人来,赵松林都会将火炉温着。干活的时候,每一次敲击和淬火都格外认真。

  打铁有三道重要工序:生火、淬火、调口。赵松林的人生也如这三道工序。生火得凭经验,而学这门技术就是他人生的一道经验;淬火需要刚性和柔性,铸就了他刚柔并济的性格;调口就是精密加工,精心打铁的赵松林也在精心耕耘着自己的人生。


来源:  作者:

  】【关闭】【返回】